BM说:如何在不自由的世界中找到自由 | 上半部分

EOS引力区 · 2/11/2019, 9:15:47 PM分享

在过去的2018年,整个区块链行业跌宕起伏,EOS社区更是变化莫测。BM在春节写的文章,他对在这个束缚世界寻求自由的一些看法。

我最近重读了哈里•布朗(Harry Browne)的《我如何在一个不自由的世界中找到自由》(How I found Freedom in a Unfree World)。这本书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指导,告诉我们如何为自己的自由负责,如何避免各种各样的心智陷阱,这些陷阱比政府限制,剥夺了我们更多的自由。

当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件事很突出,那就是我们不应该试图与他人大规模地联合起来。

他的观点之一是,任何围绕着自由漏洞的公共组织都会将政府的注意力吸引到这个漏洞上,并最终毁掉它。此外,所有这些组织努力都是为了创造能够被推翻的领导者,能够被腐败的集权点,以及激励机制的错位。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选择,要么照顾自己的利益,要么花费时间和精力,试图以巨大的个人代价为他人谋取利益。在过去,人们献出自己的生命是为了让其他人获得一些自由(或者至少这是一种说法)。

有些人可能会说,革命是由那些认为风险/回报是一个简单的商业决策的人领导的,而诸如为自由而战这样的理由仅仅是为了吸引人们为之献出时间、金钱和鲜血而采取的营销策略。

这是典型的囚徒困境。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为了自己而背叛同伴或者从让我们的同胞受苦中获益。Harry 的建议是背叛和照顾我们的个人利益,除非我们从牺牲自我、保护他人之中获得幸福。这就是博弈论所建议的策略。

我们的问题是不能让我们的同胞为叛变负责。毕竟,如果所有反对腐败政府行为的人都拒绝参与其执行,那么这种行为就会停止。如果他们主动地用自己的时间和金钱损失的风险去保护别人,那将会更加有效。

不幸的是,除非你一无所有,否则你没有动力为你的同伴冒生命危险。

有些制度下,个人可以通过一种不公正保险来组织起来互相保护。如果个人被政府攻击的概率足够低,那么人们可以通过参加保险计划来抵消他们的风险。运行这样一个系统需要它自己的内部和腐败的治理。此外,登记数据库还创建了一个抵抗运动成员的列表,这些成员仅仅因为参与就可能受到系统的惩罚。

比特币创造了一个独特的机会来增加货币自由,并形成一致激励的方式,给用户有隐私的感觉、盈利的机会和传播比特币,相结合的激励方式。所有的激励措施都是为了鼓励个人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参与其中。

各国政府花了10年时间才意识到这种威胁,但现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加密货币上,规则正在发生变化。为了方便代币的买卖双方进行联系而建立的中心化平台不是匿名的,它们的运营者必须识别它们的用户。最近,他们被迫在没有上诉的情况下对用户实施政府制裁。

冷酷无情的事实是,区块链依赖于具有公共端点的公共网络,公共端点能够识别提供有助于价值转移的基础设施的个人。即使是试图保护传输隐私的区块链,也无法保护接受和分发交易的节点或提供钱包软件分发的网站的隐私。

公共区块链网络生存的唯一希望是有国家在物理上保护节点运营商。即使节点能够在某些权限内安全运行,也并不意味着用户和节点之间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可以将流量传输到节点。

尽管总有办法绕过互联网审查,但同样正确的是,对于大众来说,这些障碍可能设置得太高了。这使得公共区块链处于灰色市场的范围内,参与的回报与风险相当。或者,公共区块链将成为透明的基础设施,所有政府的规则都将在在此基础设施上执行。

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或许会继续存在,但用户会发现,他们在比特币上的自由并不比在现有银行系统上的自由多。如果银行不愿意给你一个银行账户,因为他们不喜欢你完全合法的业务,那么交易所可能会拒绝给你一个账户,你的比特币地址将被列入黑名单。矿工甚至可能被迫审查你的交易,或冒着失去他们在硬件上的重大投资的风险。

记住,绝望的政府在社会动荡期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闭互联网。除非你控制网络基础设施和硬件平台,否则你将无从通过网络有效沟通。如果你依赖一个iOS应用程序,那么该应用程序就可以从你的手机,当它连接到互联网的时候,远程删除,或者苹果可能像对Facebook和谷歌一样,将撤销你的二进制文件其签名。

自由的高代价

如果你想要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利益而不受干涉,那么你就需要尽量减少对全球经济的依赖。如果你(或你的小社区)无法控制食物供应,那么你就不可能自由。如果你依靠互联网来获得收入,那么你就不是自由的。你继续创造收入的能力取决于政府对你的企业的持续批准。

最大的自由来自自给自足。然而,这种自由的代价是生活水平会很低。如果地球上没有其他人威胁你,你就处于这样的生活水平。

显然,即使我们有能力,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也不想那样生活。我们都喜欢在自愿的基础上与其他人合作。合作可以专业化和提高效率,但代价是潜在的依赖性。只要我们有多家供应商提供我们所依赖的商品或服务,并且/或保留我们自己生产商品的能力,我们就可以保持我们自身的独立性。

最高经济效率消除了冗余和效率较低的生产手段,但它使依赖性和脆弱性最大化。我们必须为自由付出的代价是,大量冗余和(或)效率较低的生产资料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的成本增加。

进口关税

进口关税的效果是使当地的、效率较低的生产资料比外国生产的货物更具成本效益。进口关税试图解决囚徒困境的问题,即一国的成员以牺牲本国的经济独立为代价选择外国商品。如果一个国家失去了经济独立,就失去了对其他国家的主权。

想象:有两个人在一个岛上。起初它们都搜寻食物,但其中一个在生产食物方面变得更有效率。双方同意开始以物易物,用食物交换其他商品和服务。最终,一个人失去了觅食的能力,并/或变得依赖比他们自己觅食更多的人。只要有可供贸易的剩余粮食和粮食生产者需要的其他商品和服务,这种安排就可以和平地存在。

在价格谈判中,食品生产商最终对另一方有极高的控制权。

对进口商品征收高关税的国家对其经济独立的重视程度很高。这样的国家将在很大程度上不受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只要邻国不依赖其出口产品,国民就能与邻国享受相对和平。从这个角度看,出口税鼓励邻国的独立,并阻止战争,只要它是在另一个国家变得依赖你的服务之前征收的。

本地市场销售的生产商喜欢进口税,因为他们可以获利。但是本地消费者不喜欢进口税,因为进口税迫使他们支付社区独立的费用,从而提高了生活成本。

问题变成了如何分配进出口税的收入?

政府希望所有的收益都由官僚和政客管理,以推行他们的社会政策。我的建议是,把所有政治游戏移除,将收益从流通中移除,或者将其作为长期债券的利息支付。这将鼓励积累必要的资本投资,以增加当地生产和降低价格。

本文篇幅较长,下部分后续会发出。

如果有翻译不当,欢迎指正。

声明:蜂鸟财经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