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岩:疫情期间对通证经济的一些思考

孟岩的区块链思考 · 4/21/2020, 4:15:03 PM分享

本文汇集了我在疫情期间对于通证经济的一些思考和媒体发言片段。

1、关于通证经济的三根支柱

我们对于通证经济的研究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对于它的认识也有不断的有提升,我们团队内部现在将通证的理论称为“铁三角”,就是指通证经济是由三根支柱组成的,一个是数字资产,一个是算法激励,一个是开放金融。

数字资产是存量概念,就是说在这个经济行为或者经济活动当中,我们是不是在创造和应用某种数字化资产,并且整个活动的行为是否能让这个数字资产得到积累和增值。这对应于传统公司资产负债表当中的净资产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说,企业经营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其资产负债表中的净资产不断增加,道理是相通的。

怎么能够让这个数字资产增值呢?它实际上需要人们的一系列生产协作,为数字资产注入价值流量。大家在一起充分的协作,数字资产随着协作的规模的扩大和深度的增加而不断的增长。促进充分协作的一个核心方式就是进行算法激励,我们制定一套不可随意篡改的、透明公开的规则,然后实时衡量每个人为这个生态所做出的贡献,以最快的速度发放通证激励,这个就是算法激励的关键。

开放金融是整个体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催化剂、放大器、加速器,开放金融让用户能够把这些自己所获得的通证以很低的交易成本进行交易和流转。

数字资产、算法激励、数字金融三者必须整合起来,通证经济才有可能发挥它最大的威力。

(以上摘自与王东临先生共同参与“牛市共享课”活动时的发言,发表时有修改)

2. 通证经济是工具

通证经济是一种全数字化、数据化、数学化、数控化经济,经济当中各个环节以通证这一新型数字对象为媒介,或者直接在数字化系统中进行,或者在数字化系统中留下可信的数据记录。整个系统既可以由开放透明的算法来治理,也可以由人为调控,既可以适配市场经济模式,也可以适配计划经济模式,既可以跑在区块链上,也可以运行在中心化系统里。无论适配哪种模式,它都会带来更高的效率、更低的交易成本、更低的验证成本。

因此,它虽然最初以去中心化数字货币社群的形态问世,但其本质与经济权利的产生和分配方式无关,而是工具层面的改进。

从价值观层面来说,我们乐于看到市场精神与通证的结合,但也同样意识到,通证其实更是企业和经济管理者的利器。由于一切要素、商品及服务均以通证为表达,经济生态内一切交易行为均在通证经济系统中登记和记录,因此通证经济的管理人成为史上第一批可以对体系内一切交易双边信息完全、实时掌握的治理者,从而可以应用各种统计分析预测手段,调动各种技术工具和经济资源,施加各种策略和管理办法,按照既定目标调节经济体发展。

所以,通证经济就是一个工具,它代表着更强的经济控制力,控制者可以是政府、企业管理者,也可以是去中心化组织颁布的一组区块链算法合约。控制的逻辑可以是事先预定好的、代表多数人共识的开放透明的规则,也可以是唯某人之命是从。控制的结果可能是繁荣昌盛,也可能是加速衰亡。通证经济只是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如臂使指的工具,信息更全,效率更高,实时性更好,反应更快,管理粒度更细,制度刚性更强,验证、审计、取证成本更低。如此而已。

从价值观上来说,我们的理想主义倾向是显然的。但实际推动通证经济的发展不能脱离历史阶段。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心化的经济组织,包括政府、企业、互联网社区,他们才是通证经济最迫切的需求者、最积极的推动者。当然,其中很多组织不会使用“通证经济”这个词,或者嘴上不承认,但这没有关系,他们每天都在帮助通证经济走向舞台中央。

通证

通证

通证

3. 要素市场的全面市场化和数字化“两步并作一步走”

我们认为通证经济的本质是要素市场的数字化。

前几天中央发了一个通知,大概就是要全面加速要素的市场化,因为最近我经常谈生产要素问题,因此很多人纷纷的给我发信息说“老孟你又押中了”。其实这个不是我押中,因为去年10月底四中全会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一个一锤定音的决定。对于区块链,特别是通证经济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

微观经济学有一个很基本的市场模型,基本上每一本经济学的入门书都会在前两章就介绍这个模型,我管它叫做两部门两市场模型。这个模型是假设没有政府的参与,社会经济由两个部门参与,一个是家庭部门,一个是厂商部门或者是企业部门,两个部门在两个市场上分别进行交易。其中一个市场叫做产品市场,在这个市场里面,家庭部门支付货币,从厂商那边获得产品跟服务,在产品市场里面我们这些老百姓都是买家,买食品,买车、买房子、给游戏充值、买各种各样的服务。这个市场大家都很熟悉,在这个市场里面家庭就是需求侧,企业是供给侧。

但是实际上同等重要或甚至更为重要的还有另外一个市场,即要素市场,这个要素市场就是说家庭部门在这个市场上提供生产要素,卖给企业。

要素市场很多人不理解,它与产品市场恰好相反,企业在这个市场上当买家,我们老百姓是卖家。很多人就糊涂了,我们卖什么东西给企业呢?我们卖的东西叫生产要素,也就是我们的劳动力、土地、资本、知识等等。你想想,你口袋里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你可能会说,是工作挣来的。但在经济学里,这实际上就是你在要素市场上出售了你的劳动力给企业,企业支付给你的工资实际上是它购买生产要素花费的开支。在要素市场,它的整个供需角色正好是倒过来的,企业在要素市场里面使用货币或其它的有价票据来采购生产要素,家庭部门则是生产要素的提供者,即企业是需求侧,家庭是供给侧。

生产要素包括哪些呢?现在我们官方划分的是七类:劳动、土地、资本、知识、技术、管理以及数据,数据是2019年10月底刚刚被十九届四中全会增列的一个新的生产要素,我认为数据的加入以及数字货币、数字资产的发展,将会使要素市场发生一个剧烈的变化。

现在中共中央把数据增列为一个新的生产要素,这是有据可查的。2016年,在杭州二十国集团峰会上就发了一个声明,里面提及数字经济需要把数据变成一种生产要素。但是我们国家是第一个明确在国家战略层面上把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这件事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我们在IT行业都要高度关注这个方向。

企业为劳动支付的叫工资,为土地支付的叫地租,为知识技术管理支付的也叫工资,而企业家获得的要素收入是利润,为资本支付的叫利息。但是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企业未来为数据来支付的东西是什么,支付的价格怎么计算。

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我们还没找到这个名词,但是按照我们的看法,不管它叫什么,它支付的形式会是以数字货币或者数字资产为主来进行支付,那么数字货币或数字资产市场就变得很重要,一方面企业通过在这个市场上采购生产要素才能够组织大规模的协作、生产以及创新研发,创造价值;另一方面,它的重要性还体现在我们每一个生活在社会上的个体和家庭,我们的收入是由这个市场决定的。换句话说,能在这个市场上挣多少钱,是取决于能够在要素市场上提供哪些要素,提供多少要素。

我们认为数字经济现在走到了这样一个关口:按照美团CEO王兴一个很著名的说法,他说互联网有上下半场,到2018年的时候互联网上半场已经走完了,关于下半场他并没有很清晰的描述。我有一个看法,数字经济的上半场主要发生在商品市场,把产品市场数字化,典型代表是亚马逊、阿里、京东等电商公司。也就是说我们比较熟悉的消费者在互联网上采购产品与服务。消费者在微信、支付宝,在京东、淘宝上买东西,主要都是消费场景,包括我们在互联网上浏览新闻,也是以前的媒体市场数字化的一个转型。互联网的发展使产品市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回过头来看要素市场,其实变化没有那么大,我们还是朝九晚五到一个公司去上班,然后结成一个固定的劳动合同关系,甚至我们整个社会的一系列劳动契约、劳动关系都是基于这样比较静态的关系来创建的。

而数字经济的下半场我认为主要就是要素的市场化与数字化“两步并作一步走”,头条、美团、拼多多就是这类新型企业的早期代表。通证经济的本质其实就是一家企业或者说一个不像企业的自协组织通过创造各种各样的通证,然后用这种通证作为一种工具和手段,以互联网作为媒介,从广大的没有边界的人群手中交换生产要素,组织生产,最终创造价值的一个过程。这实际上就是一个要素市场数字化的过程,我相信就是未来所有互联网企业以及传统企业都会以某种形式对要素市场进行数字化,通证经济是这个领域里面的有力工具之一,虽然它目前还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成功案例还不多,或者公允地说,大家知道的、意识到的不多,但是只要大家展开想象力或者用逻辑思维能力思考一下就会知道,要素市场的数字化恐怕离不开这样的工具。你越是能够有好的通证经济模型,就越是能够有效的去要素市场上采购生产要素,如果你有比较强的组织生产的能力,那么你就能够创造出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因此增强你的竞争力,这会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所以理论上来讲,使用了通证经济来组织生产要素的企业,要比没有使用这样的机制的企业具有更强的竞争力和更大的扩张速度。

我必须提醒大家,有很多现在已经成功的一些互联网公司或者传统公司,看上去是用了一些创新打法的传统公司,实际上他们都已经使用了通证经济的一些思想,甚至是直接使用通证经济的一些工具,比较典型的是拼多多和头条,大家可以去研究一下,在这里我不便展开。

(以上摘自数字3月27日数字资产研究院、横琴智慧金融研究院与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举办了《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与展望》线上闭门研讨会与发言,发表时有修改)

声明:蜂鸟财经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