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独家|牛顿先生:Libra走向非许可网络 需要处理三个问题

互链脉搏 · 6/24/2019, 9:11:50 PM分享

作者:互链脉搏编辑部

编者按: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各方面的解读很多。周末,互链脉搏对区块链研究者“牛顿先生”进行了专访。主要从Libra是否会成为世界的稳定币,以及Libra构建非许可网络会遇到哪些挑战进一步深化认识Libra,这些都是目前的探讨很少触及的。牛顿先生也是第一次在这些方面奉献他的真知灼见。

1240

牛顿先生:独立学者,《观念经济学茶话》主理人,深入多个项目的通证设计,参与区块链经济学的构建,曾撰写多篇引起区块链行业广泛关注和讨论的优质文章:《黄金是最大的空气币》、《货币已死,Token永生》、《第一张通往数字新大陆的航海图》、《逃脱奴役之路:自协——自由人的自由协作》等。

为什么Libra可以充当世界的稳定币 BTC、EHT以及EOS不行

互链脉搏:Libra已经讨论了很多,如果让您用一句话来定义Libra,是什么?

牛顿先生:我的定义是:Libra=70年代的VISA+世界央行的稳定币。

关于Libra,大家对它有各种各样的定义,比如说数字经济的央行,区块链版支付宝等等。其实观察Libra可以从三个维度去看:稳定币,组织管理和支付。

支付不必多言,只要Facebook做,它的支付用户体量就比一般的创业公司强十倍、百倍。

其实现在大家关注最多、讨论最多是Libra是一个稳定币,而且是Facebook发的稳定币。

所以有必要拆解论述下我对稳定币的理解,早在去年6月份一个线下活动中我就发表过“稳定币幻觉”的主题演讲,内容是“没有稳定币”。稳定币这个名字起的有很大的问题,只要我们稍微一抠细节,就会发现货币根本不存在稳定。比如人民币相对美元会有波动,美元相对黄金也一直会有波动。

所以,稳定是相对的稳定,而不是绝对的稳定。现在大家口中的稳定币,通常指的是依法币为锚定而发行的数字货币。而大家直观感觉的稳定币,其实是从货币使用上体现的一个资产价格的稳定。比如昨晚吃饭花了20元,今天仍然花20元,明天还是20元……我们去买一些日用品,价格也基本不变。这就是人们所认为的稳定,也是相对的稳定。

所以说,当人们追求稳定币的时候,本质上追求的是价值尺度。

价值尺度是货币非常重要的一个属性。从刚才吃饭和日用品的例子大家也能够感受到,人们通常使用的价值尺度是和生活、和消费息息相关的,我们用一些日常物品做判断,相对大多数物品波动小,则会被认为是一个合理的价值尺度。换个角度来说,价值尺度又有些像这些物品的“指数”,不过个别物品极端情况的剧烈波动,可以从指数中剔除掉。其实我之前讲的本位币猜想就是基于这种思路的,也可以理解为一种稳定币。(牛顿先生的本位币猜想,可以参见《比特币只是纪念币 谁能成为全球的本位币?| 互链时间胶囊 》一文)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点,我们通过层层的资产锚定来找到一个价值尺度,但世界不是静态的,在整个经济的运行过程中,一定会出现新的资产,新的资产一定不在原来的锚定系统里。这个时候我们用了一个由底层资产锚定出来的尺度,又反过来衡量一个底层的资产的价值,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也是大家容易绕进去的点。

说回来,我们到底用什么做锚定,一个人心目中的价值尺度到底和哪些资产息息相关是需要面对的问题。而针对人们消费的主要资产,现在刚好处于一个大变迁时代,以前我们消费的东西,更多是原子资产,现在逐渐走向比特资产,这也就是大家在说的新旧世界不同。

新世界的价值尺度可以用什么资产来做锚定, 这个问题是之前区块链行业大家讨论比较多,探索比较多,实验比较多的部分。但经过一段时间我们发现,新世界的东西还非常少,现在更多的资产依旧是所谓的old money,占到绝对多数的体量。

我们也能够发现,所有以新世界为锚定的数字货币都没有正式运转起来,比特币可以说是宣告失败,以太币和EOS也可以算是宣告失败了,反而传统世界的法币锚定的“稳定币”跑了起来。在这个时候,我们再来回来看Libra,你会发现他选择锚定的资产是可以的,没有问题的。

互链脉搏:为什么您认为Libra锚定的资产是可行的,能否再详细展开说下?

牛顿先生:我之前有个设想,通过把很多房子,很多固定资产做STO,然后逐渐形成一个本位币、稳定币,理论上一定是可行的,但在实操性上会有所欠缺,因为现在整个行业发展没有到那一步,这些资产的通证化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

这个时候要落地,Libra选用了一个非常巧妙的方法,他选用的是国债,和法币、和一些信用良好国家的法币,因为法币在传统资产里,原本就是很好的价值尺度。

同时Libra白皮书里提到流动性,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而现在流动性最好的莫过于法币与国债。

所以,当我们按照原有的本位币的思路来理解,把他想象成一层一层垒起来的金字塔,那么Libra没有直接从底层一层层做,而是把各个国家的金字塔的塔尖拿出来,直接搭建了一个更高维的金字塔尖。

所以我觉得Libra实现起来是没有问题的。至少当下来讲,可行性更高,能够真实落地,而且与人们现在所需要的价值尺度是相匹配的。虽然被很多人说成折中主义,但在当下来看,确实是已知的能够同时满足“稳定”和“落地”的最好的方案。

我现在想到的是另一个问题,未来是否能真的很好的过渡?也就是,在从旧世界向新世界过渡的过程中,怎么来完成锚定资产的转换的问题。

Libra能否去中心化面临三大挑战

互链脉搏:关于Libra为什么是70年代的VISA,看过您《Facebook发币,中国的最佳应对策略》一文能够理解。在组织治理方面,VISA走向了中心化,Libra的目标是做非许可,去中心化的组织,您之前也曾经提出过自协的新型组织形式,您认为,Libra能否成为自协?在走向完全的去中心化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什么问题?

牛顿先生:经过这两天思考,我认为可能会遇到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很多资产,本身难以做到去中心化。所以受到资产发行方、管理方的限制,Libra很难做到去中心化。

首先,货币的发行,不是凭空去发的,锚定通常拆成两种:一种是资产,一种是信用。人类货币史上,早期更多的是以资产锚定,现在是以信用锚定。Libra锚定的资产是国债,国债的本质是信用。

所以我们要对资产进行更深入的理解,关于资产的划分,我之前谈到比较多,就是将资产分为原子资产,比特资产,复合资产。(原子资产和比特资产划分及详解可参见《互链独家|牛顿先生:旧世界是资产的数字化 新世界是数字的资产化》一文)

1240

(牛顿先生关于原子资产和比特资产构想全景图)  

当我们交易的时候,交易的是产权,而不是资产本身。所以会有两个点需要保证,一个是保证产权与物的一一对应性,另外一个是保证产权对物的支配,能够完全的支配物品。

基于这个原理,我们能得出来一个结论,针对原子资产,没法做到完全的去中心化,必须依赖中心化的机构实现。

比特资产里也只有一部分能做到去中心化。

打个比方,《权力的游戏》特别火,这个剧本身是一个资产,但是粉丝可能会去下载盗版,而在使用盗版的时候,没有减少任何的关于产品价值的获取,跟看正版的没有任何差别,这个即使你把它放到链上也没有用,目前还是需要中心化的机构来维权。

我们会发现,比特币则不同,把一个比特币从区块链网络中复制出来,它就是个数字,没法消费,所以比特币是可以完全去中化的。

底层原理可以做一个抽象,我们来判断一个资产是否能够完全的去中心化,很重要的一个点是看用户是否必须在网络中,才能获取到它的全部价值。

如果不在网络中就能获取,那么它做不到完全的去中心化,它必须依赖中心化的机构来去做监督,就好像现在的专利,现在的版权。

如果必须在网络中则可以去中心化,比如说我刚才提到比特币。你把它复制出来以后,没有价值了。

通过分析,我们发现,现在面临的绝大多数资产,即使比特资产的比重已经很高了,但如果选比特资产作为货币的锚,我认为还有很长很远的路要走,因为比特资产中的绝大多数依然做不到去中心化。

可能社会真的会发展到那一天,那时候吃饭不花什么钱,看电影不花什么钱。然后重点在社交价值+各种在网络中才有价值的时候,可能这些事都会发生,但现在将来还是有些问题的。

互链脉搏:为什么说锚定的资产本身难以做到去中心化,所以就难以做到去中心化呢?

牛顿先生:那么以Libra现在的锚定来看,现在的锚定是一种假设,因为它还没有公布。假设按照它的白皮书中的逻辑,它锚定的是美元,欧元,日元,一系列国家的主权法定货币,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发现这些货币,本身这些资产是必须依赖中心化的机构,也就是美联储这样的机构。

所以很多人判断Libra是法币系统的延伸,而不是来对法币系统的一个颠覆,因为它要依赖于这些中心化的机构,依赖于银行,随时可以把Libra的储备冻结,所以它没法做到完全去中心化,这种判断我也非常认同。

即使在未来,如果它要依赖于房地产来去做发行,同样的道理,也会依赖于管理这套房子的中心化的机构。

互链脉搏:其它还可能会遇到什么问题,阻碍Libra走向完全的去中心化呢?

牛顿先生:第二个问题,一篮子资产的锚定比例很难做到去中心化。

关于篮子的设计问题,是一些研究经济的人没有站出来挺Libra的一个原因,因为他们觉得没有讲到篮子的设计,等于白皮书什么都没有讲。

这里的核心问题在于,篮子的比例怎么分配?当下美元是最合适的,所以大部分锚定美元没有毛病,可是动态地加以调整的时候怎么办?而且我们几乎可以百分百确认,这个篮子一定不是静态的,它一定是动态的,动态变化的过程中,怎么调整平衡各方利益还有相关性,是走完全的民主投票,还是有什么形式可以解决冲突?这是Libra在去中心化过程中后遇到的一个严峻问题。

第三个问题,关于资本的逐利性。

这是我担心的一个点,涉及到创始人的意志,我非常相信扎克伯格,但是他活不了一万年,如果他不在了,怎么办?换到我们身边的例子,任正非不在了华为还会是这个样子吗?

我之所以会有这个疑惑,是因为Libra白皮书和上世纪70年代VISA刚创建时的规则是一样的,组织架构几乎完全一样,只是有些微调。(Libra组织架构详情分析见《Facebook发币,中国的最佳应对策略》)

可是VISA后来遇到问题了,他的创始人离开VISA隐退了,所以VISA变成了一家公司,而且上市了。直到现在,VISA的股票都非常漂亮,像上行的楼梯一样,几乎没有下跌。虽然从股价层面,你很难说它不成功,但是他最初树立的和Libra相似的愿景,并没有实现,所以我认为VISA失败了。

我认为VISA出现变化,很重要的一个点是资本逐利。这个具体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前两天有一篇关于高瓴资本的文章很棒,我直接引用下,帮助大家理解。

“上世纪90年代的A股里,曾有一批投机者在购买酒类企业的股票之后,同步在线下集中采购大批白酒,待股票价格因为销量提振起来,即可套现离场吃到溢价,而整个过程中,这批酒都在酒企仓库里,原封不动地存放着。而对高瓴资本来说,在投后管理的价值逻辑上也是如此,甚至不需要像投机客们似的在台面下动手,仅凭公开构建交易,即可实现高效的多赢,高瓴作为股东,赚取的是翻上去的市值,‘但凡帮企业多做2000万利润,那边就有15倍市盈率等着呢,多估出来3个亿’。”

现在不论给你的股东怎么来去返还收益,就是通过Libra这样的架构,将手续费、利息等各种收益来给到他的创始人,这些收益能比得上加15倍、20倍的杠杆吗?这是资本的魅力啊,而且是完全符合理性的经济人的诉求的。所以怎么来防止这个不出问题,这是我的一个大问号的。

而且对于其它通证经济的项目也是要注意到这一点,从架构上满足资本的诉求,而不是一味讲情怀。

互链脉搏: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能否做一个总结?以及Libra和比特币、以太坊、USDT等原生区块链项目不同,libra是传统公司操盘的,它若成功,能否给传统企业的区块链改造提供一种经验?

牛顿先生:一是资产本身难以去中心化,这是底层的问题,所以Libra很难离开中心化机构。二是怎么设计篮子里资产的比例,怎么确保设计的价值尺度是中性的。三是怎么留足给资本的回报,避免被资本逐利性绑架。

另外,Libra和VISA这种组织架构,一定是可以套到其他行业的。比较适合一些行业中有很多中心化的机构,谁也没法垄断,这时候大家可以一起搭建一个平台,比如我之前跟保险行业也推荐过这种架构。

但是,我也必须说一点,理论可行,不代表实践可行,在我们真实的去接触企业的过程中,会发现革自己命是极难的。包括Facebook为什么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很大一个原因是这件事是Facebook做的。就像很多人提到白皮书都说没有创新,只是拼凑,但这不重要,Facebook来做这件事是最重要的,并不是所有Facebook级别的企业都愿意这么做。

互链脉搏:还有很多人讨论Libra面临的监管问题,可能会对他后续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

牛顿先生:基本上我觉得主流圈子已经达成共识。我虽然不知道合规的细节,因为我不是法务的专家,但是会有一个非常直观的判断,那就是Facebook,一定在背后已经做了海量的沟通协商。从去年的年初,扎克伯格就已经决定了要做这件事情了,用了一年半时间筹备,而且他有那么多优秀的团队,汇聚了各行各业的专家。

以及他不是一个草莽的创业者,而是一个坐拥千亿帝国的掌门人,他是一定有整体权衡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这种情况下,说他没有跟各方沟通过,首先我是不相信的。

最好的方式是参与

互链脉搏:您曾在最近的文章《Facebook发币,中国的最佳应对策略》中支招,参与到Libra网络中去,但目前有人只是通过新加坡的公司去参与,国内公司似乎很难参与其中。

牛顿先生:中国政府现在不能太多动作,但是企业现在一定要去做,通过海外机构动起来。就像你说的,在新加坡可以加入Libra,所以我们不要理解成中国的,可以理解为华人的。

Libra写了那么美好的愿景,你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他到底会不会按照白皮书执行?如果他按照白皮书执行了,你为什么还要再搞一套?没有意义嘛,这本来已经是最顶级的,能把所有的物质资源,所有的智力资源都吸引过来,你很难搞的比他更好。

而且它是开放性的,如果真的有一天出了问题,我们能不能做一个硬分叉?

作为一个商业机构,从完全保妥的路上走的话,应该同时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迅速地去报名去申请,加入Libra;一条腿是对标Libra,自己也发起一个,这也没问题,就像当年的Mastercard,他们的发起机构也是VISA的发起成员之一。

所以我非常鼓励,现在赶紧去加入,而且越早越好。

你赶紧去试试,如果真的它给你做了限制,这也非常好,证明它有问题啊。有问题,就推不动,那我们来把他证明,告诉全世界,这个成本对我们来讲是低的,所以这不为什么不做呢。

互链脉搏:如果Libra按照白皮书中落地,大家都加入了Libra,Libra会不会成为全球唯一的稳定币?

牛顿先生:这个其实我刚才也已经大致描述过了,一定不会唯一。

信用卡普及的时候,也有多个机构火拼,也有VISA这样的开放性机构,但最后不仅VISA活下来,还有Mastercard。 我对稳定币的理解,对于本位币的理解,我认为将来也不是只有一个。应该会有好几个,可以形成相互的制衡,但是也不会太多。

本文为【互链脉搏】独家,原文链接:https://www.blockob.com/posts/info/16664,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蜂鸟财经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推荐